首页 > 家园 > 阅读 > 好书与爱不可辜负 >

《失乐园》的死亡结局是超越了无的有

时间:2015-10-13 21:44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刘钰琦 编辑:见习编辑 点击:
在这本书中,渡边有着纯正的传统日式趣味,春赏樱,冬赏雪,小说中无论四时风景还是衣食住行,都有和式随笔的小趣味。
  【简介】《失乐园》讲述事业失意的久木,偶识书法教师凛子,而凛子和久木的家庭又都只是无爱的存在,这使他们陷入了“婚外情”的漩涡。但现实的压力使他们倍感活着的无奈,决定在性爱中死去,在将死之际他们突然慨叹:“活着真好!”

  文/刘钰琦

  从今以后可以不慌不忙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不论怎样挣扎奋斗,一辈子终究只是一辈子。观念一旦改变,过去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不在那么重要,反而是从来不觉得珍贵的事物突然变得珍贵起来。
  --《失乐园》

  弗洛姆曾说:“人”就是一个问题---而渡边淳一的这本小说更多的也是对人性的探索和揭露。

  人们在描述《失乐园》这本书的内容时,总企图想象作者渡边淳一一样勾勒出一幅清雅的浮世绘,却总是着墨过深或是有偏倚,所谓“梦幻与现实”“灵与肉”“欢悦与痛楚”不过就是一种“雾数”的说法吧--如《诗经》里面所说“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雾数的感情就是这种感觉即是如此,如同穿着脏衣服没有替换一般的不堪。雾数雾数,如雾一样,感情到了雾数这一田地,怎么还能清风朗月明明白白起来。 剩下的仅是不堪。

  而一本真实的《失乐园》,抛去渲染部分,剩下的不过就是由生活孤独感催生茫然之意的中年二人,通过婚外情的尝试,企图脱离那种总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孤独感,在情感纠葛与家庭压力之下,二人双双情死。

  在这本书中,渡边有着纯正的传统日式趣味,春赏樱,冬赏雪,小说中无论四时风景还是衣食住行,都有和式随笔的小趣味。写女性,他喜欢这个女人的和服、秀发、一低头的温柔、脸上的红潮……这让人感觉他是在刻意制造一种美感,或者说,他耽的不是爱,而是美。罗密欧和朱丽叶虽然死得笨,可是他们见爱人去了,不肯独自苟活,这是很强烈的感情。渡边笔下的那种情死不一样,在他那种传统的日本观念里,那是樱花般的凄艳场面。男女主人公的死,也许只是因为厌世,只是顺手就衬一个情死的凄美背景。

  日本文化研究家唐月梅先生在一次和渡边淳一的对谈中指出:渡边先生所要表达的是这样一种生死观和美学观:死亡是绝对的、无限大的“无”。这种“无”不是西方式的虚无主义,而是东方式的虚无,所谓“无中万般有”,蕴藏着丰富的东方文化的内含。

  无论如何评价,渡边文学都占据了日本当代文学的一席之地。与“物哀”一脉相承的好色美意识,已深深扎根在日本人的集体无意识之中,从而产生了颂扬男女情爱的渡边文学生。



  


    【精彩推荐】
    ·遏制校园暴力 教育之外更需法治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