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阅读 > 好书与爱不可辜负 >

谈莫言《白狗秋千架》的电影改编

时间:1970-01-01 08:33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王雅文 编辑:童雨舟 点击:
总而言之,从受众角度来看,电影改编是成功的。但从作品思想性来看,原小说更成功,恐怕这也是大多数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规律。
  文/王雅文
 
  电影与小说的差异很大。从小细节到大情节,都有所改动,但所有改动从标题就能看出。原小说名字叫《白狗秋千架》,改后直接以女主角名字“暖”命名。为什么改标题,说是因为导演霍建起怕“白狗”这个意象与他之前的作品《那人·那山·那狗》有所重复,所以没有出现白狗。而《暖》这个标题,一来是女主角的名字,二来与改编后的作品很搭。改编后的电影比小说更有人情味,更温暖。
 
  从角色设定上来看,导演将暖这个人物立体化了。
 
  原小说中的暖,由于过去的伤痛和多年来的辛劳,已经成为一个性格单一、头脑简单的农村妇女。而电影中的暖,虽然没有了当年的纯情,但也没转变成蛮不讲理的妇女,她只是更现实了。她的转变,在电影中可以清楚看到。最开始,她无忧无虑,和林井河一起上学、放学,在村里的剧团里唱戏。当小武生闯进她的世界后,她情窦初开,第一次学会等待。可漫长的等待最终演变成了失望。可当她试图放开过去,想要接受一直在身边守护自己的井河时,上帝又给她开了个残酷的玩笑——她从秋千上摔落,成了瘸子。原著中,她是被芦苇刺伤了眼睛,瞎了。这个说法有些牵强,有些残忍。所以电影在这里的改编是比较合理的。
 
  受伤后的暖,渐渐发现自己配不上井河。井河上了大学,承诺会回来接她,她表面上信了,可是内心却不可能真正相信。当她收到井河寄来的皮鞋时,她没有一丝惊喜,只是慌张地找其它东西——也许是一封信,即使信上只有一句话。可是她什么也没找到。她愤怒地将皮鞋扔进河中。后来,哑巴帮她捞起皮鞋,她收下了。从电影中可以看到,她后来一直珍藏着这双皮鞋,她并没有忘记这段往事。暖,不是个轻易忘情的人。
 
  林井河终究没有回来。暖再一次受到伤害。她也许早就猜到了结局,却只能选择接受。她嫁给了哑巴,不是出于感情,而是出于感激。或者,只是觉得年龄到了,该嫁人了。经历了这么多,结婚对她来说,只是项任务,规定时间内完成就行了,质量,倒是其次。
 
  除此之外,哑巴也不再是简单粗暴的人,电影结尾处,他想让井河带走暖和女儿,这种牺牲精神是常人所不能及的。暖其实一直没有忘记井河,按照常理,她应该跟他走的。但她没有,因为肩上扛着一份责任,她尝过被抛弃的滋味,所以她宁死也不当抛弃别人的人。从人物形象的刻画上来看,电影的处理是恰当的,它让人物更立体化。从整体氛围来看,电影也比原著更温暖,符合大多数人的观影感受。
 
  但温暖的改编,某种程度上也削弱了作品的表现力和真实性。
 
  试想,一个漂亮聪明的女儿,虽然比三个哑巴儿子看着温情,但没法让人印象深刻。同样的,摔断腿比摔瞎眼睛让人好接受些,但给人的冲击力,不大。至于原著的结尾,暖想跟井河生个会说话的孩子,把井河推到道德伦理的十字关口。这比电影要残酷,但却更真实。因为大多数人在无缘无故经历了那么苦难后,都会选择脱离苦日子。电影里刻画的暖,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常见。
 
  从井河的角度来看,小说比电影的处理更好。电影将结局说的很清楚,井河答应日后帮助暖的女儿上学,算是弥补自己的过失。虽然这么做不足以赎罪,但起码他对暖有个交代。可小说呢,他没做选择。这就留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能引人思考,让人回味的结局,带给人的冲击力更大。
 
  总而言之,从受众角度来看,电影改编是成功的。但从作品思想性来看,原小说更成功。恐怕这也是大多数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规律。

    【精彩推荐】
    ·在这里结束,从这里开始。——2015年新生军训会操表演
    ·博博雅雅欢迎新主人
    ·梦启152——2015级迎新晚会
    ·电信旧号不注销致欠费 用户需缴纳停机保号费
    ·寝室里的“黑户”:夹缝间求生存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军训,一场盛大的交响乐

      苦中作乐,排练亦如歌,合唱团和舞蹈队在夜间排练,为黑夜带来歌舞与欢笑。

    • “会”览华大

      3月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在北京胜利闭幕。华大在线专题小组纵目文化千年,遥望乡村教育,近观媒体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