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阅读 > 好书与爱不可辜负 >

一个令人心疼的作家----读《一九五九年冬天的赵树理》

时间:2014-11-21 19:05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李贺文 编辑:值班编辑 点击:
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了,傻瓜没有立足之地。但历史已经无数次告诉我们,有些时候傻瓜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希望。
  他是一个从乡村出来的农村作家,一辈子都在写跟农村有关的文章。他曾被周扬称赞为人民艺术家,被当成主流文学的“旗帜”和“方向”,然而他也曾直言不讳,多次在运动中被批判,最后死于他至今都不明白的那些运动中,他就是赵树理。
 
  我不得不承认,我之前对于赵树理是有偏见的。对于那些所谓的依附主流或被主流所推崇的作家,我都会保持一定的距离。当赵树理被誉为文坛的旗帜,他的写作被誉为“赵树理方向”的时候,他大概也从没料到自己的写作会跟政治挂钩。毕竟对于他来说,能够以自己喜欢的农村为题材写作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至于能不能成为方向大抵对于赵树理来说并不关心。所以当后来政府的一些政策与农村显示相背时,他才会站出来用农村的事实说话,这也是赵树理的悲剧之一。他对文学的看法其实是出于一种实用性或者说现实性的观点,他要做的不仅仅是用文学去娱乐大众,而是用文学去解决他的生活与工作中的问题。他一生都在用文学为自己所深爱的农村服务,也许正是出于这种目的,他的小说才会呈现一种问题小说的风格。
 
  虽然被视为主流文学的方向,但赵树理其实一点都不懂政治。不是他不愿意学,只是一个天性单纯的人,生性学不会政治,因为政治的复杂性与你的内心相矛盾,在这样一种矛盾中,好像在把人往两个相反的方向拉扯,痛苦便由此而生。赵树理是单纯的,所以他给陈伯达写信吐露自己的迷惑,所以他才会在批判中还主动交出自己更严重的“罪证”,他相信大家是在帮助他,他从来没想过这是什么政治或方向的问题。不管是作为农村作家还是乡村干部,赵树理一直都深爱着自己所生长的农村,当自己心爱的农村出了问题的时候。他绝不能视若无睹。不管参与教育他的那些作家朋友再怎么说,不管他们论证的马克思主义路线有多么正确,他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所见的事实完全否认。文中有一段当事人的回忆:“老赵坐在圆桌中间,看上去他很沉着,很认真。我注意到,每逢开批斗会,赵树理手里又一个动作就是嘴里叼着烟,手上在不断的划火柴,有时一盒火柴都划完了,烟还没点着……可以看得出他心里很不平静……”我们也许无法理解当时一堆作家朋友在一起批斗自己时的心情,更不能理解那种努力试图相信相信他们却永远无法说服自己的矛盾!那种在怀疑中的心里挣扎,那种二选一的政治站队,让你明明知道有问题的事物还要逼迫自己热情的去赞颂它,这是一种多大的矛盾与痛苦啊!
 
  即便如此,即便自己出于被撕裂的矛盾与痛苦之中,即便自己被一干好友所“批评教育”,上纲上线,但是呢?赵树理真诚的相信别人是在努力的帮助他,他还在为自己的不开化而让众人为他付出而自责!那是一九五九的冬天,一个下雪的日子,但比天气更冷的是人的言语,是人的心,赵树理没有想到自己,却时刻在想着心爱的农村,想着这些在努力“帮助”他的朋友因为他的原因而在受苦。当后来反右结束证明赵树理是正确的时候,那些批判他的人也处在了痛苦之中,一是事实证明他们做错了,而是因为他们的错而伤害了一个朋友,这是政治运动所带来的后果,在这场运动中,没有胜利者,大家都是受害者。或许并不是所有的作家在那段黑暗的岁月中都丧失了自己的人格,他们只是太单纯,以至于成了政治的牺牲品还在为政治唱颂歌。
 
  因此赵树理才说:我是农民中的圣人,知识分子中的傻瓜。刘震云在《一句顶一万句》中说:这个世界上有一条大河淹死了很多人,它的名字叫聪明。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了,傻瓜没有立足之地。但历史已经无数次告诉我们,有些时候傻瓜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希望。
 
  


    【精彩推荐】
    ·遏制校园暴力 教育之外更需法治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