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特别报道 >

网络投票背后(2)

时间:2017-04-12 18:15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王怡然 蒋孟夏 编辑:蒋孟夏 点击:
通过对投票记录的监测显示,在投票截止当天(4月4日),选手们的票数变化情况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状态,某些选手的票数变化极小或未变化,某些选手票


      通过对投票记录的监测显示,在投票截止当天(4月4日),选手们的票数变化情况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状态,某些选手的票数变化极小或未变化,某些选手票数则暴涨。

     从上午九点三十八分开始,在50分钟内,宋雨涨了939票,赵萌萌涨了819票。下午四点五十分到五点十分20分钟内,宋雨共涨1041票。自上午九点十分到下午六点投票截止时,宋雨共涨5084票,赵祎共涨4565票,张有嘉共涨3537票,赵萌萌共涨1527票,章沫嘉共涨1247票。最终,宋雨以11197票的票数排名第一,获得本次主持人大赛最佳人气奖。

         

(宋雨20分钟内票数变化截图)


         
      “就算是刷票为啥要最后半天刷?这不是害了我吗?我是真的没太关注投票这个事。”宋雨说道。获得最佳人气奖对她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在宋雨的记忆中,最初她的票数是明显落后的。“一觉起来有人都一千多票了,别人都拉票我怎么能不拉?”但同时她也表示,自己并不太在乎得票的数量,除了前两天转了转链接之后根本再也没管过。

     被问及最后半天为何疯长5000多票时,宋雨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多。“我问了我爸,他说最后一天是发动同事又投了一次的。”宋雨说道。“‘刷票’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很神奇的‘未知领域’。”

     对于被询问是否有“刷票”情况时,选手张有嘉表示票数的增长主要要感谢“中老年微信圈”的支持,自己有很多叔叔阿姨也都在帮忙拉票,还发动了以前的老师和同学。

     “我真的尽全力去拉票了。我爸我妈,各种亲戚,他们的朋友,我身边的同学,我高中同学初中同学,高中老师初中老师,甚至连我室友的爸妈都在转发帮我拉票,我真的拉的很辛苦,最后也只不过一千多票。”张晓楠对记者说道。

     而当与去年主持人大赛的票数相对比时发现,张晓楠的一千多票在这届比赛里排在倒数,放在去年的主持人大赛中,这却是一个极高的票数。去年得票数第一的艾伦,最终票数也只有一千三百多票。

     “我再也不拉票了,太累了。”艾伦感慨道。自己在朋友圈疯转,动员院里的同学、初高中同学、父母亲戚朋友、父亲的学生,千辛万苦才拉到了这些票。而同期参加比赛的其他选手,大多都只有几百票。“他们今年的票数,好像是有点太高了。”艾伦说道。


 
(去年主持人大赛票数截图)

     同一个比赛,去年与今年的票数相比,今年的票数在整体上翻了近十倍。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