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特别报道 >

宅舞之路:对三次元的出走与和解(4)

时间:2017-03-29 13:14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刘姝媛 项雅馨 编辑:蒋孟夏 点击:
与三次元的和解 大毛练成第一支舞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向父母炫耀。从小在他们眼里,自己都是不怎么听话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干正经事。对父

  与三次元的和解

  大毛练成第一支舞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向父母炫耀。“从小在他们眼里,自己都是不怎么听话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干正经事。”对父母叛逆、和老师冲突,大毛差一点在中学被退学。

  现在的大毛“挺后悔的”,努力想改变自己在父母眼中的印象,会把自己跳舞的视频发给父母看。“他们会说我没有我姑姑跳得好,”大毛笑着说,“我姑姑是广场舞的教练。”

  大毛想,跳舞也许是一种可以和父母和解的方式。“我觉得他们应该很高兴,虽然表面没说什么。”经历过叛逆阶段的大毛,回过头看当时的自己和父母,“也许,那时他们是不愿意看到我特别消极、颓废的样子。”大毛觉得,现在的自己积极向上,应该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除了希望将自己二次元的正能量带给父母,长大的他们也逐渐开始理解三次元。

  在二次元 “混迹”了8年的宁宁,瞒着家人当了5年的地下党。“我算了算大概花了一万多在服饰上。”宁宁觉得和买一件衣服挥斥千金的巨巨们(圈里玩的好的同伴)比,自己花钱很少。“一些头饰我都是自己买胶棒和材料做,衣服也是买半成品自己加工,或者是买二手的。”饶是如此,她觉得自己如果没有这项爱好现在大概是一个“富婆”。

  为了能赚回来一点开支,宁宁也经常去赚外快。圈子里的很多像她一样的“小透明”几乎都学会了一些技能,比如出去给别的团队或这个人当妆娘(化妆师)、摄影师。除此以外,还可以依靠漫展的舞会来赚一点钱。

  尽管近几年漫展像雨后春笋,但是商业化的程度还是有限。“每次的出场费都不稳定,全是看主办方的态度。”一些知名的舞见(在“NicoNico动画”网站上投稿的自由舞蹈者)出场费能达到5000元左右,但即使像‘波利花菜园’这种在武汉小有名气的舞团也就1000元左右的出场费。三叶草社团里的梳子从入坑到现在为止总共参加了7次的漫展,拿的奖金加起来也不过1000元左右。

  “长大了也开始理解父母了,”大二的宁宁现在已经慢慢淡出了二次元,“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太忙了。”学业的压力和对未来的担忧,让第一代接触二次元的“宁宁们”逐渐淡出各种活动。

  有些时候宁宁也还是会去翻一翻那些二次元的群,潜水看他们新出的片和活动。接替宁宁他们的主力军已经变成了小学生,他们晒出自己的一些服饰也质量越来越高,“有点替他们父母心疼,”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样少了一些东西,“多掺杂了一点炫耀,少了一些自己亲自动手的经历吧。”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