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节点
    • 旧年代:读书人且要读书
    • 旧年代:读书人且要读书

      崔曙庭说文革后想再读书学习已是“徒伤悲”,吴满珍在文革前没什么书可读,文革后拼命读书。老一代读书人对书的渴望很强烈,经历过大风大浪,才更懂得“珍惜”二字。[详细]

    • 转折代:纸质书或电子书
    • 转折代:纸质书或电子书

      不管走到哪儿,万娜的书始终紧紧跟随,每一本书都代表着她无法复制的回忆;周健放下纸质书而选择拿起kindle,读书生活从此变得“轻便”起来。无论纸质书或电子书,这是两种不同的选择,互相尊重,不变的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读书人。[详细]

    • 新生代:偷书读再狂爱书
    • 新生代:偷书读再狂爱书

      乡间晚风轻拂的麦田,是黄文正读书的“秘密基地”;冥冥中与书结下缘分的李美树,心里的一方角落,始终留给只存在于书中的茶馆。新生代90后,同样可以拥有“狂热”读书的执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