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焦 > 人物 > 学生 >

G20志愿者谢蕾:用俄语承载一个“英雄梦”(2)

时间:2016-12-05 10:58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周密 杜婧君 编辑:项雅馨 点击:
晚一点总比永远没有好 由于选专业时对俄语不了解,只是天真地抱着为国效力的初衷,所以当真正进入专业学习后,谢蕾的路走得有些坎坷。 虽然几乎每
 
    “晚一点总比永远没有好”

    由于选专业时对俄语不了解,只是天真地抱着为国效力的初衷,所以当真正进入专业学习后,谢蕾的路走得有些坎坷。
 
    “虽然几乎每次考试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很多人都叫我学霸,但我内心对这门语言其实是缺乏爱的”。一开始学习俄语时,她是被动而麻木的,很少主动了解、探求这门语言的魅力或是主动关注俄罗斯文化。
 
    在对俄语没有兴趣的日子里,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俄语,“说又说不好,听也听不懂”。在她眼里这是一门死板的语言,带着布尔什维克“又红又专”的痕迹。而且学俄语不像学日语、韩语那样,可以通过看影视作品来巩固放松,仅有的耳熟能详的作品,也是诸如普希金、托尔斯泰写的那种比较晦涩难懂的世界经典。

    虽然提不起兴趣,但她始终不肯降低对自己学业的要求,于是挫败感总是如影随形。“俄语的变格变位太多了,不是说你知道这个词,就能说出来。这中间是有一个坎的。我每次说话都要追究到每个字到底怎么变,导致语速很慢,不然说出来就满口错。这么‘斤斤计较’真的学得很累。”

    担心说错、害怕不够完美,谢蕾错失了不少练习俄语口语的机会。大一大二时,老师让她去参加全国俄语大赛,“我觉得我自己基本的话都说不好,肯定不行,就没有参加。”结果,去参加的同学都拿到了奖项,甚至得到了出国的机会,她追悔莫及。

    在做志愿活动时,她由于过度担心一张口就出错,形成恶性循环。“我那时候总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不停地想我以后怎么办,没办法开口说话,还做什么翻译,甚至感觉人生一片黑暗……”高标准变成了一种枷锁,让谢蕾感到很沮丧。

    然而,问题终归是要解决的。她“强迫”自己多参加实践活动来克服困难。大四,她参加了中国中部国际产能大会,担任翻译志愿者,帮助美国公司和俄罗斯公司做英俄互译,她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美国公司的认可。这次的活动也让她学以致用,增强了信心。“那段时间我最大的变化就在于敢说了,只有敢开口,真正说了、练了,才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右二为谢蕾)
 
    2016年10月,谢蕾经导师韩全会推荐去为烽火国际做一次有偿翻译工作,她心里不免七上八下。韩全会作为谢蕾本科时的专业老师以及目前的导师,一路看着谢蕾的成长,深知她成绩过硬、认真刻苦,同时也明白“她唯一不足的就是没有信心,她总是很谦虚”。于是韩全会安慰她说:“我选择你就说明你一定可以,你有任何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大胆去做,老师站在你身后!”这句“定心丸”让谢蕾安心地顺利完成工作。

    越来越多的实践活动让她慢慢体会到俄语的意义。她开始主动听俄语听力、探寻俄语中有趣的内容。虽然谢蕾觉得直到大四才确定对语言的“爱”有些晚,但俄语里有一句话“Лучше поздно, чем никогда”,即“晚一点总比永远没有好”。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