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焦 > 讲述 >

华中大学毕业论文:颠沛中求知 烽火中探索

时间:2017-05-03 22:08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程佳维 编辑:李欣悦 点击:
在《百年华大文脉 世纪学术薪火》(第一辑)中收录了我校图书馆现存华中大学1932—1951年间学生毕业论文七篇及论文详目295条 。这295篇论文中有286篇现完整保存于我校图书馆,9篇藏于我校档案馆。主编张晓明毕业于我校英语系,在图书馆工作了近二十年。为了这本书的出版,张晓明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准备,终于在2013年完成,那时张晓明已临近退休。
文/程佳维

     2006年,在我校校友会的组织下,已退休的化学系教授张泽湘和其他六位老教授组成回访团,循着旧日的足迹,再次回到云南大理喜洲,抗战西迁时华中大学办学的地方。老教授们平均年龄都在八十岁以上,但谈起当年的读书时光,仍是眼里发着光。 张泽湘说:“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间都在这里度过。”当年从华中大学毕业时,张泽湘23岁,毕业论文是全英文的《以新工艺配给的氢氧化钠分析》,今年他已经95岁了。

     他们求学的年代,是个最不幸的年代,战火不断,物资贫乏;但那也是个最幸运的年代,良师益友,精神富足。那个年代离我们很远,远的是时空的距离;那个年代又离我们很近,近的是对知识的求索,对文脉的传承仍在继续。
     
     在《百年华大文脉 世纪学术薪火》(第一辑)中收录了我校图书馆现存华中大学1932—1951年间学生毕业论文七篇及论文详目295条 。这295篇论文中有286篇现完整保存于我校图书馆,9篇藏于我校档案馆。主编张晓明毕业于我校英语系,在图书馆工作了近二十年。为了这本书的出版,张晓明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准备,终于在2013年完成,那时张晓明已临近退休。
 
     从被垫脚底到精彩重生

     “做成这本书,可以说是圆了我多年的梦。到现在,也算是对学校,对后人,也对自己有了个交代吧。”张晓明这个梦,开始于一次失败的会见外宾的经历。2000年左右,一群来自台湾的学者来到我校,希望了解一些华中大学时期的资料。那时,学校老图书馆正在改建。资料室里,工人们正在牵线吊灯。因为房顶太高,工人们便就地取材,将旁边架子上的几摞本子垫在脚下。“就垫在脚下啊,当废纸一样。”时至今日,张晓明回忆起来仍是又气又恨。“那么珍贵的纸页上,又是灰又是鞋印的。就是因为不了解这些毕业论文的价值,他们就把它当作废纸样垫在脚下。”
 
     早在60年代,这批无比珍贵的文献资料就经历过一次劫难,差点被付之一炬,“多亏了当时图书馆的老同志们,这些论文才得以完成保存下来。”张晓明说。时任图书馆采编部主任汪大邦,将这批毕业论文和其他珍贵文献一起存放到书库里,并决定将书库入口全部封死,不允许任何人进入。295篇华中大学时期毕业论文,就这样完好无损的被保存了下来。
 
     之后书库解禁,大批文物得以重见天日,但这批文献却不知怎的被人遗忘在了资料室的角落,直到那次阴差阳错的改建,那次失败的会见经历,才让这批文献又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不久,张晓明被委任负责这批论文的整理。“当时心里很高兴啊,也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老同志的嘱托和信任,一定得把事情做好。”张晓明说。从2000年到2002年,张晓明就在逸夫院图书馆(现科学会堂)四楼,自己那间六平方米不到的小房间里,将满满几箱的论文资料一本本打理干净。“旧纸张很脆弱。除灰的时候,我就用干抹布蘸水一点点的擦,不敢用大力。想起前辈们当年收集和保存的不易,就觉得这是自己该做的事情。”张晓明回想道。
 
     当时新老图书馆正在进行大批书籍的搬迁工程,人手紧缺,张晓明也找不到可以帮上忙的人手,便一个人打包了满满几箱的论文资料,叫了一辆车,好几个来回,终于将论文资料全部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经过两年时间,在2002年9月,张晓明最终完成了共计295篇论文的整理工作,完成了近40页的论文详目,那时的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梦,希望有一天能将这些论文出版成册,让更多的人读到,而不是将之收藏在图书馆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就如同它们之前那六十多年默默消逝的岁月。 


【精彩推荐】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听说“城环杯”发生了什么?
·网络投票背后
·风雨无阻,逐梦绿茵
·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是怎样炼成的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