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话剧《驴得水》剧组:没有真正的坏人
作者:张绍宸等编辑:李欣悦
发布日期 2017-03-24 14:11:00

3月22日,至乐汇话剧《驴得水》春巡武汉站于武汉剧院上映,话剧背景设置在民国,通过刻画几个小人物表现他们在畸形的官僚体制和利益的双重压迫下,背离了自己的初衷做出一些荒诞的事。演出结束后,华大在线与其中三位演员进行了对话。

对话“张一曼”扮演者孙小冉

文/张绍宸 李欣悦 王怡然

华大在线:您觉得张一曼这个角色是真的疯了吗?为什么她最后还知道捡起手枪呢?

孙小冉:是的,张一曼确实是疯了。她最后捡起手枪的时候是无意识的,她想的就是:"诶你们怎么这样,你们在做什么呀?诶,这里是什么东西,嘿嘿真好玩。没有人看到我,那我偷偷拿走啦"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一个真的疯子才有的想法。最后一声枪响也是导演留给大家的一个悬念。她究竟是随便开了一枪呢,还是打中了自己呢?

华大在线:那您觉得压垮张一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

孙小冉:我觉得关于张一曼发疯的问题我讲两天两夜都讲不完。(笑)我觉得张一曼发疯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裴魁山对她的谩骂、铁匠对她的恨。张一曼和裴魁山两个人之前是很好的朋友,张一曼万万不会想到裴魁山会这样对她恶语相加。还有张一曼没有想到铁匠会恨她,她其实真的是出于“好心”才说的那些话,希望铁匠能赶紧和他老婆回家,希望能赶快帮校长把这件事摆平了,结果没想到却换来了铁匠这样的对待,连校长也不帮她。于是,到后面特派员鸣枪的时候,张一曼就因惊吓过度崩溃了。

华大在线:那您是怎么演好张一曼那个发疯的状态的呢?

孙小冉:就是不要去想自己在演疯子嘛。我就进入到疯子的思维里面去,想一个疯子遇到这些事情时会怎么做。比如校长让我站在后面不说话,我就不说话;有人结婚了我觉得很高兴,所以就拍手开心--包括后面捡抢的那个动作,她可能想得也是”诶你们怎么这样,你们在做什么呀?诶,这是什么东西,嘿嘿真好玩。没有人看到我,那我偷偷拿走啦"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一个真的疯子才会有的想法。

华大在线:张一曼这个角色在后半部分的戏份一直比较边缘,有一大段时间都是背对着观众在“扣墙”,没有太多的戏份;但是您在舞台上表演得非常自然,张弛有度,您是怎么拿捏后半部分的表演得?

孙小冉:我不觉得张一曼很边缘啊,我所做的都是张一曼在那样的情形下正常的反应。我们不能只让观众看到前面的东西,要把每一部分都自然地演好。

华大在线:观众最难忘的一幕应该是张一曼自己打自己耳光的那个场景,那个是真打吗?不疼吗?

孙小冉:当然是真的打啦。(笑)其实没有那么疼啦。(笑)

[1] [2] [3]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