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吞没社交,倦怠何处可逃?
作者:熊娟 瞿文君 李佳仪编辑:司小平
发布日期 2022-05-13 14:23:14

当消息铃声响起时,你是满怀期待,还是心生抗拒?一觉醒来,你是充满活力,还是感到疲惫?你是否总有一种难以消解的倦怠感?你是否想要从无孔不入的社交中逃离?在互联网编织的庞大社交网络中,人们似乎正被一个“紧箍咒”困住。曾经的快乐交友不再,被海量关系淹没变为常态,一场倦怠正悄然袭来,你我都无一例外。

倦怠进行时,乏力“新症候”

晚上十一点,许影(化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正在换鞋时手机页面亮了,一条工作消息赫然蹦入眼帘,本想倒头就睡的她一下睡意全无,内心只剩下烦躁。许影今年23岁,去年九月份她开始在一所高中任职,担任语文教师。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即便身为老师的许影也需要在微信上处理大量的工作,如山的工作消息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看到这条消息后,许影直接关掉了手机,赌气地心想:我明天一定要把微信卸载了。

从大学到工作,从学生会干部到语文教师,从QQ到微信,许影的身份在变,使用的社交媒体也在变,但不断涌现的消息却没变,还是一样的多。社交媒体上大量的信息常常使许影感到精疲力尽,想要屏蔽好友,想要卸载软件。

如今,社交媒体方兴未艾,但像许影这样的许多人对于社交媒体的倦怠情绪却在蔓延开来。《中国社交媒体影响报告》显示,认为社交媒体给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人数比例从65%下降到61%,特别是“90后”群体中,31%的人认为“社交媒体让我空虚浮躁”;34%的人认为“不能集中注意力”;39%的人声称已经关闭了社交媒体的推送提醒。

一听到消息铃声就心生抗拒,源源不断的讯息推送让人乏味厌倦,精心雕刻的动态发布使人疲惫不堪……在社交媒体的使用上,疲倦、厌烦、焦虑等负面情绪一起构成了“社交倦怠”这个字眼。从起初的好奇、享受到如今的倦怠,这让我们不禁思考:社交倦怠从何而来,我们又应如何看待。

浸入到侵入,待命到疲倦

韩裔德国哲学家韩炳哲在《倦怠社会》中说道:“一个匮乏的时代,人们专注于吸收和同化。而在过剩的时代,问题是如何排斥和拒绝。普遍的交流和信息过剩正在威胁全体人类的免疫机制。”过载的信息往往引发选择困难,过量的连接也会带来过度的社交压力。长时期的信息过载和过度连接也剥夺了使用者本应投入到现实生活的时间和精力,导致了心理层面的倦怠,这或许是引发社交倦怠的最主要原因。

对于靳佳(化名)来说,她总会面对很多自己觉得无聊的消息,“没什么信息含量,就是些日常琐碎、吐槽抱怨之类的,消息又很多,我就不喜欢回复。”靳佳说道。在不愿意回答和尊重别人分享的来回拉扯中,她会注意用语、通过发表情包来伪装自己的不快。不止是琐碎与无聊的消息,过长的聊天时间也会消磨我们社交的耐心和情绪。李耀家(化名)认为,“在聊了很久还没聊完的情况下会感到疲倦,不耐烦。”

不再对收到的一切消息抱有始终如一的热情和兴趣,在这样的倦怠中,我们对待社交有时更像是对待一件需要应付的工作,在应付的过程中还会产生一些负面情绪。这些情绪有时也会影响到我们自身,甚至是与他人之间的交往。社交倦怠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像是波纹形的,由矛盾中心漫延开来,进而波及到和其他人的交流之中。甄弦(化名)就有这样的经历,“有一次因为自己和某一个人的社交出现了问题,我也会不想和其他人再说话,虽然我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我已经没有力气来管理好其他的社交了。”吴宇(化名)也有类似体会:“和某个人的关系出现问题之后,情绪会蔓延到和其他人的交往中。”

同时,网络社交带来的疲累也会让我们陷入无限的拖延和逃避之中。有些人会因此去打游戏、刷短视频,通过一些低级娱乐短暂地逃避现实。也有人会因此而选择拖延,面对新消息虽然会“秒看”却不愿“秒回”。面对社交带来的疲累,吴宇会选择去打一款叫做《原神》的游戏,“这是一款个人投入类游戏,可以让我沉浸在虚拟世界里。”来自新闻传播学院的穆依婷则表示,自己不大想社交时,会拖延回复消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对方话变少,转移一些分享欲。

置换角度来思考,“社交倦怠”也并不是百害而无一利。短暂的“离线”有时是为了重新找回自己。因为倦怠而逃离社交的这段时间,也是给予自己休息、调整和适应的机会。吴宇就会在产生倦怠情绪后反思自己社交中的问题,进而改正。

面对社交,很多人耐心渐失、兴趣消磨,也逐渐逃避拖延、自我疲惫。很多低质量、无效的社交反而会增加我们的焦虑情绪,高质量的独处有时比无意义的社交更有价值。

面对无意义地刷手机后带来的烦躁,靳佳会选择出去走走让自己安静一下。对于穆依婷来说,“来自生活中其他方面的压力,会让我感觉很心累,无心社交。”穆依婷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大多需要向内汲取能量:“独处的时间可以给自己充充电。”在李耀家眼中,“理想的社交状态”大概就是“少说废话,多干事。说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能深入聊一些高于生活的东西。”

同时,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的严重过载非但没有让我们获得的更多,反而增加了大脑的负荷,导致压力和焦虑,因此也会使我们对社交产生厌烦和抗拒的心理。宋轩(化名)表示,“自己特别忙的时候会感觉倦怠,人际关系复杂、需要处理很多事件时也会产生倦怠感。”

当然,较为敏感的性格在面对社交时可能会顾虑太多、情绪波动,也更容易产生倦怠感。吴宇认为自己算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在社交和相处中会很在意一些细节,有时会因此影响到自己社交时的心情。同时,甄弦也表示,“在社交时我会担心别人会不喜欢我,也会因此感觉社交不太顺利,让我很疲劳。”

调整或逃离,理性中探寻

被社交倦怠裹挟的我们,有可能从中解脱出来吗?大家的看法不尽相同。有人认为多进行线下面对面交流或许能够帮助我们从中解脱。李耀家对此深有体会:“线下交流不只是通过文字,还可以从你的语音语调、动作表情来获得更多的信息,从而传递更多情感,更能达到一种情感的共鸣。”而其中亦不乏我们无法脱离的声音。穆依婷发现倦怠愈发具有普遍性:“除了社交倦怠,生活中还有很多其他的倦怠。”同时,也有人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依旧无解,正处于社交倦怠状态之中的吴宇思考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解脱出来,但我觉得时间是良药,可以消解一些不开心的情绪。”

面对社交倦怠,选择调整还是逃离?“我们不能始终沉浸于这样的倦怠当中。缺少和外界的沟通和联系会很容易出问题的,会让我们逐渐变成一座孤岛。”杨山认为我们需要调整自己去适应社交。穆依婷也认为要积极正面的应对,“当出现社交倦怠时,我们需要调整自己的状态,回归有意义的社交,也可以趁机结束一些无意义的社交。”许影也觉得人们很难逃离社交媒体,“抵抗这些社交媒体真的很难,只能靠内在驱动力减少沉迷状态。所有的社交媒体都有利有弊,我们只能尽量去趋利避害。”

如今网络和社交媒体越来越发达和便利,人们在拥抱并享受社交互动的同时,却也逐渐陷入新的社交心理困境之中,社交倦怠愈发普遍。但令我们感到厌倦的也绝非只有社交本身,就算远离社交,也还会有其他触发倦怠的引擎。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社交倦怠也绝非低谷深渊的入口。宋轩对此则有着清醒的看法:“不要在社交当中迷失自我,我们还是应该以自己为中心,而不是让自己围着社交网络转,提升自我还是最重要的。”

没有人是社会的孤岛,社会交往的浪潮始终会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与其如鸵鸟一般把头深埋进沙土,不如追问自己:是否能真正把握社交的本质?其实,产生社交倦怠的想法也能够照映出我们内心深处的期待——想要舒服地与这个世界相处。而面对网络时代的社交环境,学会理性地自洽,是一道终身命题。

应对社交倦怠,人们各有自己的妙招。对于甄弦来说,倦怠社交时,她会去想清楚社交的目的和意义,从而去调整自己的状态。李耀家会选择和好朋友一起打电话或者外出放松游玩。杨山认为应该多去接触和尝试新的东西,“脱离自己的舒适区,可能会发现身边人不同的一面,也说不定会因此改变自己原先的一些想法。”在与社交倦怠的斗争中,许影也找到了应对的办法:“明白自己的生活中心,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丰富自己的生活。”

此外,一位专业理论和从业经验都很丰富的独立执业咨询师崔庆龙也提出了进行自我充值的有效方法——对自己的生活进行长期监控。我们可以去察觉和坚持做那些能给自身带来更多心理活力的事情。他还提出“保持高质量的人际关系永远是最重要的”。剔除无效社交,有利于减少自我损耗。另外,定期清空自己的情绪缓存也很重要。而必要时我们也可以借助外力,寻找专业靠谱的心理咨询师,帮助自己获得内在成长。

真正的理性是能够在热潮中保持独立思考,或者是在短暂的疲倦之后依然保持内心对外部世界未知的渴求。社会与个人需要接纳倦怠,不要让自己陷入自我厌弃的深渊。21世纪的赛博世界,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广袤的数字原野上,连续而相互联结地闪着光,愿我们都能感受社交带来的温柔与爱意。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