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集结:“兔子洞”别有洞天
作者:关国樑 熊娟 秦一冉编辑:屈诗艺
发布日期 2022-04-18 22:55:10

拥有一个爱好,就像拥有一个宝藏。再小的爱好,也有自己的一番天地,就像是“兔子洞”,掉下去以后发现别有洞天。静心品味,华韵京剧社的成员们钟情古朴情调里的纯粹;相伴相惜,古琴爱好者倾心人琴合一中的温暖;分享快乐,桂子山上的魔术师热爱编织梦想时的惊喜。

梨园:粉墨人生 盎然春色

用行话来说,华韵京剧社(以下简称京剧社)成员都属于“票友”。他们因为京剧聚在一起,时常共同探讨,相互请教。“咱们没那么多讲究,张嘴就唱。不过如果赶上专场演出的时候,我们会演几出折子戏(整个剧截取一个片段),会针对这个片段的一些内容进行集中训练,比如怎么走方步,怎么甩水袖等。”王凯乐说。

每年一次专场的汇报演出,是京剧社的年度盛事。除了专场演出外,京剧社还会参加各种形式的演出,如各类迎新晚会、菊花笔会等。由此,他们结识了另一个戏曲类社团——越剧社。去年,上海京剧院来武汉演出,两个社团的成员在剧场不期而遇。“我们两个社团平时也会聚在一起交流,比如一起聚餐和相约去看戏之类的。我们京剧社当中有喜欢越剧的同学,他们当中也有喜欢京剧的。”

每逢登台,鼓点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王凯乐都会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开始与角色融为一体。“京剧有很多的唱段是表达主人公的心情的。当我唱出这些唱段的时候,生活里的压力都烟消云散了,那一刻我拥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天地。这些唱段动人心弦,和流行音乐相似,从里面收获的快乐和感动是很纯粹的。”

王凯乐也不得不承认,相较于流行音乐,京剧在如今算是一种小众的爱好。“许多人会觉得京剧是老年人的项目,但其实这很不对,现在其实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上京剧了。”此前社团的一位学长申请开设了一门素质课,向同学们普及京剧知识。“大概有六十来人吧,还是有效果的。不少同学通过这个渠道了解了一些京剧方面的常识,而且愿意尝试深入学习。”

和许多戏曲票友一样,王凯乐不得不面对一个时代问题:发展现代化的时代里,京剧过时了吗?“艺术本身有其自身的生命周期,时代在发展,任何的艺术都逃脱不了被‘遗忘’。现在的快餐式的娱乐消耗人的耐心,但是只要你愿意静下心去品味,京剧还是能给你带来惊喜和感动的。”王凯乐认为,一门艺术就必然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爱好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事情,小众也在所难免,好在京剧现在还有人传承和热爱。在上海戏剧院来武汉的那场演出中,他们偶遇了一位曾经和他们一起演出的白老师。“他是湖北省京剧院退休的老师,很凑巧地坐在我们后面。他说,看到这么多年轻人喜欢京剧,感到很欣慰。”王凯乐回忆道。

虽然武汉是戏码头,但是在流行文化强大的号召力下,戏曲也越来越偏向于小众。京剧慢节奏的古朴情调,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里越来越无人问津。王凯乐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传统曲艺,体验到戏曲带来的感动。

“不入梨园,怎知春色如许?”

知音:弦上传情 指尖言志

琴声阵阵,如雨落枝头,轻敲心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古琴社社长丁钱铭正专注地拨弄着古琴琴弦,沉浸在古琴世界之中。“古琴的演奏非常含蓄,内敛,需要人们沉淀下来去领会与传达。”

说起接触古琴的原因,丁钱铭戏谑说,可能是物极必反。自己的专业是物理方面,于是便想要寻求中华传统文化的滋养,加之古琴适合成年人学习的特点,便选择了它。

虽然之前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最开始也不确定能走多远,但是丁钱铭愿意每周都去跟着老师弹,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超过很多人。“古琴让我慢下来,变得耐心。”他坦诚,自己在弹古琴以前是非常偏科的,特别排斥语文,讨厌英语,四六级屡屡不过,让老师头疼不已。自从开始弹古琴,培养出的耐心让所有困难都迎刃而解。丁钱铭总结道:“当你学习一样乐器的时候,如果它给你的是正反馈,你就会更有耐心地去钻研,再收获正反馈,即良性循环。”

初来华师,丁钱铭发现古琴的处境很冷清,他希望改变现状,把古琴的声音留在校园里。经过打听,丁钱铭惊喜地发现华师还是有同学弹古琴的。当时国学社有个乐器小组教授弹奏古琴,但是教学没有一套严谨体系,只是分享式的,可能很多同学会误解,之后由于各种原因不了了之。接受过古琴严谨的教学训练的丁钱铭便把自己的师传知识分享出来,帮助学弟学妹解惑。“像是传道授业,曾经是古琴的学生,现在成为古琴的老师。于人于己,都有温暖的触动。”

由于古琴而结识的朋友们,因雅趣而雅聚。马克思主义院2021级的邱子芯回忆,初学古琴两个月,她的老师专门为她办了一场雅集,邀请了师兄师姐和其他的古琴爱好者。他们在小阳台上,弹琴、聊曲、品茶。“也许曾经素昧平生,但因古琴相聚,因知音而珍惜。”

对于弹琴的人来说,古琴更像是生命不可或缺的部分。丁钱铭感慨:“古琴这种乐器,融进你的生命,改变你的生命,最后人与琴已经融为一体。”古琴不仅融入个人的生命,从周王那个时代开始,它也融入到中华传统文化之中,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孔子的文王操、如嵇康的广陵散。丁钱铭道:“说起传统文化,我们可能不会谈到很多东西,但一定有古琴。”

古琴不仅仅是乐器,它意蕴无穷,值得细细品味。哪怕只是被放在一方案几上,都是一件很美的艺术品。袅袅琴音,包容宛转,不仅滋养每一位古琴爱好者,也滋养着中国的文化。

魔术:编织梦想 传递惊喜

桂子山上有这样一群少年,他们能够制造特殊幻影,以假乱真,将观众带入梦境般的世界。以魔术的名义,魔术协会的成员们化身魔法师,在封闭的场地里探索魔术的奥秘,苦练守护秘密的能力,分享快乐和惊喜,全心全意运营宝藏日常。

9岁的小男孩在看完电视上魔术师惊艳的表演后,被那份魔力深深吸引,从此他便开始了与魔术的奇缘。魔术协会副会长黄陈煜回忆道:“当时我觉得那个魔术师真的好厉害,我也想像他一样能够表演,所以就从那时开始去了解魔术。”于是,在百团大战招新时,他毫不犹豫地走向了魔术协会,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表演魔术需要有良好的语言组织能力和表现力,在这个天地,黄陈煜完成了重要蜕变。他以前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自从和朋友们一起变魔术,他的表达能力提升了许多。

“我未来可能会从事教师行业,”谈到魔术给予的收获,黄陈煜回忆往昔,畅想未来,“我觉得魔术对我未来的从业有很大帮助,它能让我的表现力更强,以后讲课不会那么容易怯场。如果遇到教师才艺展示,魔术表演应该可以吸引很多学生。”他还期待着有意思的魔术能够帮助学生更认真地专注课堂。

每一次魔术表演的幕后,常常伴随着意外发生的可能。“魔术师的心理承受能力是非常好的,每一次表演都要提心吊胆的守住秘密,减少失误,需要有比较好的临场反应和互动能力。”魔术协会会长刘存昕分享道。除了表演方面的能力提升,传递惊喜的快乐也是成员们难忘的收获。“表演过程中看到观众很开心和好奇,这种和观众互动的感觉非常好!”刘存昕补充。

“魔术也是一种用以沟通的语言。”刘存昕这样理解魔术的存在。魔术师会随身携带小道具,“就是希望能够在和朋友见面时,能够有除了手机游戏之外的另一种交流的方式”。

“表演魔术最重要的是传递惊喜的过程,我们建立社团的目的是希望将这份惊艳传递给更多人,”刘存昕回忆协会创立的初心,“我们的存在相当于给魔术修了一条路,给爱好魔术的伙伴们提供了一个平台。”

不同于体育运动或者艺术一类的活动,“爱好玩魔术的人可能并没有那么多”。与兄弟学校一起联动演出,是魔术协会重要的日常活动之一。“其实,魔术是小众还是大众没有什么所谓,我们只是凭着自己的热爱参与其中。”

“知晓秘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编织梦想才真的了不起。”一群狂热者相聚于此,一起练习,一起表演,奔走在热爱里,这里就是他们的小天地。这群少年将继续用魔法编织梦境,传递更多惊喜,让热爱无限延续。


热爱不分小众与否,热爱各有千姿百态。因为热爱,愿迎万难。因为热爱,无限精彩。这群小众爱好家们,始于心动,陷于魅力,忠于热爱,在追逐爱好的道路上留下了自己的青春印记。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