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影视 >

荒诞,真的那么荒诞?

时间:2016-11-16 09:55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袁笑雨 编辑:王献 点击:
不是为了一个男人,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只是一个母亲,想给自己没出生的孩子讨个说法,又或者只是为了这孩子的一身清白。
  文/袁笑雨
 
  因《我不是潘金莲》剧组来华师公映,有幸当了该剧尚且为数不多的观众。单听名字,便对这部剧有了兴趣,一定又是一部带有冯氏幽默的荒诞喜剧。潘金莲,任凭哪个女生也不愿将自己与她比较,但女主人公李雪莲的一生却似乎都在与“潘金莲”较劲,是,也不是。
 
  影片在一段说书后展开,但画幅却始终采用圆形画幅。引申一下冯导的话,如果让你用望远镜去看一个美女,你还想在茫茫的画面中去寻觅她吗?的确,每一个镜头都恰好没有一丝浪费,聚焦于人物和事件,有些压抑,有些闭塞,但却完完全全的符合“荒诞”的定义。影片开头,一幅“青舟已过万重山”的画面,在圆形画幅的展现下,既让人感受到了山间的空灵澄澈,又有一种真实的远望时的距离感。
 
  而接下来主人公的出场,一定是影片的一大亮点,这可是范冰冰第一次演村妇。农村的粗布衣服,颜色并不相衬的头巾,额头两侧几撮凌乱的碎发,刷到刷不干净的白球鞋,是的,这就是范冰冰,《武媚娘传奇》中高贵妩媚的武则天,《万物生长》中风情万种的柳青。提着腊肉要去给法官送礼,你丝毫看不到范冰冰曾经任何一个角色的影子,有的只是操着一口方言又略带羞涩的农村妇女。范冰冰完全的跳脱出了自己,达到了颠覆,也实现了与李雪莲这个农村妇女的合二为一。
 
  为了一桩离婚案,李雪莲开始了自己的告状。先是县法院,县法院不予受理就去找县长,县长跑了再找市长,然后就是北京的人大代表。至今还对范冰冰拦住县长的车,坐在政府门口的样子记忆犹新。抱着一个“冤”字,像个走投无路的村妇,又有点像个怨妇,总之,你就完全不会再记得她是范冰冰,好像她就是个村妇。直到后来她剪了短发,也依旧将沧桑写在了脸上,更写在了心里。
 
  可以说电影全程都是荒诞,但也不得不说,这是电影最成功的地方。一个农村妇女为着一句话就告状告了11年,荒诞;所有官员从上到下几乎发动所有力量就为了拦截一个农村妇女,荒诞;李雪莲为着告状,出卖身体,成了真正的潘金莲,荒诞;最后,秦玉河死了,案子不了了之,11年所有的状告顷刻间成了零,荒诞至极。
 
  然而,这些真的荒诞?
 
  平民百姓本就无权无财,状告无路的数不胜数。官员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先是踢皮球,踢不走了就把人拦下来,这难道不常见?而那些利益中的潜规则,有谁不是心知肚明呢?可有时,你明知不该,但利益攸关时,也变成了不得不该。说是荒诞,但其实这些荒谬的故事总是出现在生活中,而荒诞喜剧,不过是将这些悲哀讲成了笑话,然后在屏幕中放大出来。
 
  如果说彩蛋,应该是影片最后李雪莲对史县长的那段坦白。在荒诞的现实中,我们终于体会到了一点人性的温暖。几年后,李雪莲已经苍老了许多,而这时范冰冰也不再将李雪莲演得那么来势汹汹,这个女人开始变得柔软。当李雪莲将孩子流产的事和盘托出,再去回想影片开头秦玉河的那句“你就是潘金莲”,我们终于明白了这一连串的事件都是为何。
 
  不是为了一个男人,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只是一个母亲,想给自己没出生的孩子讨个说法,又或者只是为了这孩子的一身清白。让人深思,也让人温暖。
 
  


    【精彩推荐】
    ·遏制校园暴力 教育之外更需法治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