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记者手记|我找不到黑白之间的泾渭分明

时间:2017-04-11 22:53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王怡然 编辑:蒋孟夏 点击:
      在写稿子的时候,我就清楚一点——这篇稿件于各大赛事如火如荼的网络投票而言,不过是广水投石。当我一觉醒来,各类我不知道的赛事投票的消息依旧会出现在我的朋友圈,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我依然写了它。然后跳出充斥着数据与采访信息的稿子,谈谈我的想法。

      首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给"刷票"打上引号。由于稿子是立足于主持人大赛票数情况而形成的,就算有着20分钟1000票,半天5000票等看起来似乎太过夸张的票数增长数据,我们依然不能给这种增长的缘由盖棺定论,刷票也只是我们写稿子的人的个人猜测。

      对淘宝店家和微信互投群的咨询得到信息大同小异,写在了原文里,在此不表。但当我看着淘宝一个月几百笔的成交量和店家发来的"纯人工投票,保证查不出来"的消息时,忽然感到有些讽刺。

      这样的投票好像是一条长长的利益链,链子里的每一个人付出自己拥有的一些成本,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从下向上推导,兼职刷票的人付出时间与精力,获得金钱;淘宝店主为买家与卖家提供"交流"平台,获得金钱;买票者付出金钱,获得了荣誉,唯一被亏欠的可能是主办方,买来的"僵尸粉"并没有提高活动知名度的用处,但至少,随着票数水涨船高,面子上还是有的。

      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网络投票的初衷——选出"最佳人气选手"的真正目的好像已经被遗忘。所有人都在这个交换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但看起来,这条链子上的人,谁都是无罪的,他们都遵循了市场交换的原则。这便是网络投票的悖论所在。

      做这个稿子的初衷,其实并不是为了"揭露"什么。如文中何同学所说,花费金钱和消费人情都是选手的一种付出,哪有高低贵贱呢?站在道德制高点去审判"买票"或"互投"的行为本身就是脱离道德的。

      真正要说错,也不在曾有过买票经历的选手。谁也不想在这种与专业素质无关的环节上留下遗憾,这是人之常情。网络投票制度本身,在一次次拉票中,变了味道。

        在采访过程中,几乎所有被问到的选手都提到了"中老年朋友圈"。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亲戚朋友,都在帮忙投票和转发。这些人的投票,真的能达到展现选手在这个比赛中的人气的目的吗?

      于我个人而言,为我的朋友投票,是举手之劳,为朋友的朋友投票,是在尽我对朋友的情谊。为不知转过几手关系的陌生人投票,只能说是浪费时间。而随着关系稀薄,联系微弱,投票浪费的时间成本和流量成本这份"人情债",都不知该算到谁的头上。

       那么,如果以后有拉票、刷票的活动时,我们还会参加吗?

      我可以肯定的说,大部分人都会的,至少我是这样。无论如何,投票都是比赛的附加产品,当我们对比赛所带来的某个荣誉有所需求的时候,我们觉不会因为去获得这个荣誉其中一个步骤过于繁琐而放弃。拉票,谁又不会呢?

      我们都不清高,也都没必要去清高,所以很多我们都选择了接受。

      我们该不该去参与投票,做这个被诟病的制度的帮凶,我不知道。做完投票的稿子后,我甚至都没有自己明确的观点,只能含糊其辞的答一句"视情况而定"。没有黑与白,没有对与错,也没有什么能将对立的两方划分的泾渭分明。

      好像世界上很多事都如此。

      下面这段话,是原文中我写的结尾,被指导老师勒令删除。"你以为你在写评论吗?用第一人称太不专业了!"他批注道。于是,这段话变成了这篇记者手记的结尾。

      生活中,我们都或曾拉过票,也帮别人投过票。在网络投票这件事上,我们都是其背后的推手。当"帮某某号选手投票"的消息侵占了我们的朋友圈时,我们不禁反思,投票得到的冠军,就是这场比赛真正的赢家吗?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