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过年

时间:2016-02-22 12:57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王怡然 编辑:王珏 点击:
我们不再趁过年做大扫除,我们不再盼望守夜的欣喜,我们不再期待年夜饭的美味。连过年都不再是“头等大事”,那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民俗将何去何从?
  文/王怡然

  “羊随新风辞旧岁,猴节正气报新春”,“羊歌盛世方报捷 猴舞新春又呈祥”。随着一张张春联的张贴,家家户户翘首以盼的春节就要到了。三“羊”开泰,五福临门,羊年早早就被寄以美好的寓意。商场里洋溢着一片片喜气洋洋的红,春联、福字、窗花、饰品等堆满了一个个小摊,每个小摊前都围着不少人,弯着腰挑选着小物件。寒冬腊月,可人们的心里,都被春节的温暖充斥着。

  徐德芹今年已经70多岁了,一大早便和老伴来到劝业场置办年货。两位老人在摊前认真的挑选着春联,眯起眼睛以便认清对联上的字,还不时的交换意见,看看哪幅的寓意更好。“一年到头了就是图个喜庆,还盼着孙子弟弟都回来过年呢。”徐德芹说道。“对联啊炮啊我们年年都买,人老了就是有这个习惯,不想改。”

  “我已经卖了30年春联了。”卖春联的摊主贾桂花说道。她大概已经摸清了市民们普遍的喜好,卖的春联便宜又漂亮,因此她的摊前围着挑选的人格外的多。据她介绍,今年除了“猴年”这种具有传统意味的春联,像有“中国梦”、“中国红”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春联也成了市民们纷纷选购的热点。

  提到春节,贾桂花不无感慨,卖春联的她见证了春节的盛衰沉浮。前几年,由于电子科技的兴盛,人们对于传统节日不如以前那样重视,“年味”也一年比一年淡。本来今年她对春联的销路也没抱有太大的期望,可今年,春节突然“活”了起来。浓郁的“年味”充满了大街小巷,处处都有挑选春联的人的身影。“这是传统文化的回归吧,今年不都在讲这个回归嘛。”她想了想,肯定的说道。

  春节,是独属于我们中国人的节日庆典,是一年来家家户户翘首以盼的日子。春节的意义,不止于一个节日——它寄托着许许多多美好的寓意与人们对未来的憧憬。

  春节又叫阴历年,俗称“过年”、“新年”。春节象征团结、兴旺,对未来寄托新的希望的佳节。据记载,中国人民过春节已有4千多年的历史,它是由虞舜兴起的。公元前两千多年的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着部下人员,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算是正月初一。据说这就是农历新年的由来,后来叫春节。春节过去也叫元旦。春节所在的这一月叫元月。

  “有钱没钱,团圆过年”。在新年,忙于谈生意的老板,早出晚归的上班族,旅居在外的异乡人,在外务工的农民工,纷纷结束手头的工作,回家和家人们一起过节。老人们盼着子女,妻子等着丈夫,孩子念着爸爸,亲人团聚,阖家团圆,这是劳累了一年的人们最幸福的时光。

  购年货、扫尘,贴上春联、窗花、倒“福”字、年画,在过年前,大家纷纷做着准备。“今天晚上去咱妈家收拾屋子吧”微信群里,大姨在招呼大家去姥姥家“大扫除”。对门的邻居家在更换春联,“往那边点”、“过了过了回来点”,女主人的指挥声隔着门传进耳朵。不知不觉,春节就在忙碌中到来了。

  有俗语道“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锅肉;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生动的描绘出新年时节家家户户为迎接新春做准备的样子。一切准备做完,等到三十的晚上,全家坐在一起看春晚、放鞭炮、守岁、吃饺子,其乐融融。这是多少人记忆中春节的模样,不论时代如何变化,这样的画面都一帧帧在脑海中定格,永远也不能忘记。这或许就是人世间,最微小也最庞大的幸福。

  大年初一,早早就被鞭炮声吵醒。这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收压岁钱。逢人便道“过年好”,七大姑八大姨轮番叫个遍,不一会儿手里的钱就已经厚厚一沓。钱在孩子们眼里,自动转化成冰糖葫芦或大白兔奶糖,谁的压岁钱多,谁就能得意洋洋好久。

  记得小时候,跟在大人身后走亲戚,一进门就见主人在厨房里忙碌着,外面早已支好了麻将桌。几个小孩聚在里屋玩耍,听外面“搓麻”的声音,时而一张牌重甩到桌上震天响,时而所有麻将在一起搅合杂乱无章,不时传来几声大笑,高喊着“胡了,胡了”。不一会儿,饭菜的香气传来,主人开始招呼大家上桌吃饭,席间推杯换盏,几瓶二锅头、两箱啤酒,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如果来的人多,小孩是不上桌的,拿着碗和小朋友们边玩边吃。桌上桌下,都是一片欢笑。

  那是我们孩提时代对年的最早的认知——饭菜,压岁钱,小伙伴和麻将。

  走家串户的吃喝玩乐一直持续到初七,初七一过,年就算过完了。节日的喜气犹存,不少人满脑袋还装着麻将和扑克。可是,该上班的上班,该返校的返校,世界上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人们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的生活。过年仿佛就是一场舒舒服服的大梦,让上了发条的人们理所当然的停下来,歇上一晌,再踏上征途。

  而在电子科技兴盛的当下,电话、短信、微信拜年等形形色色的拜年形式取代了传统的走亲访友。过年的日子里人们更多的是躺在家里刷着手机电脑,收着各种群发消息,再编辑好一条群发回去。年味的消散,是历史的必然还是传统的遗失?年味的寡淡慢慢成了大势所趋,年轻人的懒散与一些执着的好好过年的老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不再趁过年做大扫除,我们随时可以请家政做清洁。我们不再盼望守夜的欣喜,几乎每天我们都在熬夜。我们不再期待年夜饭的美味,平时也总是可以吃到山珍海味。我们不再早早起床拜年,几张压岁钱早已不放在心上。我们不再等待拜访亲朋好友,电话的发展让我们随时可以联系。慢慢的,我们不再去做以前一直在做的事情。当我们躺在大床上握着冰冷的手机时,会不会突然怀念起曾经的温暖?

  连过年都不再是“头等大事”,那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民俗将何去何从?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