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记者手记】及时行“乐”

时间:2015-11-12 19:42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徐佳晨 编辑:徐佳晨 点击:
未来的选择,我们也都无法预估,但我能做的,一直就是:及时行“乐”。现在,就是做好华大在线,带好下一批校园记者,没有别的。
文/徐佳晨
 
  写完之后我决定来第一段补充一句话:这是一篇没有逻辑的记者手记而已,有感而发,也许没有一定的阅读性尤其是前半段,但是后半段……好像也没有太大范围的阅读性。因为我其他几个记者们的手记都写得太好了。
 
  先做一些说明。起初的标题中有一个词是“抵达”,之后删去了。涉及大一些人名、职务、数据也有部分隐去,但是学生的案例和核心观点保证如实。另外,我们选择的是部分校园记者,展现的是某一类的现象群体,而不是所有的校园记者。
 
    这题目中“一步之遥”之所以给了一个引号,算是有一些特殊含义在其中吧。
 
  结尾处袁贻辰说的那一步之遥,我理解为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实现的一种飞跃。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校园记者在学校里的历练是一种积累,达到一定量度之后自然在你成为社会媒体记者的时候,会有质的飞跃。当然,这种积累,是正向的积累。(这种高中政治里的哲学知识大家应该都能理解吧……)也就是说,你既然选择了校园记者这个行当,你以后也要从事记者这个行业的,你就要坚持到底,而且不能虚度光阴、敷衍了事。这个蜕变的过程,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再说说中间这几个人物的“一步之遥”。朱雨阳做了三年校园记者,当了副团长拿了新闻奖,还去了主流媒体实习,他有没有新闻理想?他抵达新闻理想的最后一步是不是比别人都快一些?为何转行?是不是因为他在进大学的时候签下的那一纸协议——免费师范生,恐怕没这么简单吧。他更喜欢慢节奏的生活。这是个人的选择。和范林、陈长宇,大多数校园记者是一样的,应该就是一个原因:校园记者太累了。

    这么累了,还会遇到行政力量的干预。你说,这个“一步之遥”是不是真的是很漫长的一段距离!校园记者的煎熬、挣扎,乃至退缩、放弃,不无道理。

    其实,每一个选择做校园记者的大学生,不说一定有“新闻理想”这么高大、有情怀的词,至少有一定的兴趣,至少是想要学点什么,才会踏入这个圈子来学习、锻炼。有人尝试了觉得不喜欢,退出;有人进来了觉得有点意思,继续。
 
  好,这后者的这一部分人里,又要分类了。被影响着开始有新闻理想的校园记者,和本身就怀揣着有新闻理想的校园记者,“我就是来追逐理想的”这种心态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这一步之遥在哪儿呢?这个过程经历1次,2次觉得新鲜、过瘾、有成就感,但是,长期经受这种只有达到苦逼的状态才能获得的一点心理上满足,到底有多少人能坚持?

    往往,可能是我们这个理想过于理想化,把这个职业把自己想的过分伟大了?它可能就是一场学习,一次体验,这么简单的事情呢?
 
  到底是我觉得自己做不到,我无法成为纸媒记者这个行业的精英,我才选择不做,还是从根子上或者从环境上,我逐渐被改变了?这“一步之遥”,也许真的不仅仅是来自于对个人的不自信,还有来自外界的影响,整个大环境的趋势(不一定就是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这种所有人都知道的现象了)。
 
  拿胡丽丽来说,我始终很佩服她对新闻的执着和做的转专业的决定,所以当我知道她从广州回来以后的决定,我必然是很吃惊的。当然,我也没有惊讶很长一段时间,持久不能释怀那种。为什么?因为我自己也有这样的决定。这就是我选择丽丽的原因,跟自己很像。
 
  以后,我应该不会从事记者这个行业,但我会愿意做媒体、推广。其中一个很大的理由,因为这个的确省力很多。可能是因为我做校园新闻,太拼了……我确实不敢想象,如果未来的十年,我每天的生活状态都像现在这样,我能活多久?
 
  身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会成为一名记者,而且一定会成为一名记者。但我做了这个决定。大约是去年6月份,我的身体状况给自己拉了一个警报。对,超负荷的工作状态和压力确实让我有看到未来的自己。另外,我骨子里还是一个自由的人,正义的人。(此处的正义,不仅是所谓的新闻正义)
 
  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依然还在做华大在线?还是每天超负荷的工作量,还是愿意去做这些追逐新闻理想道路上,别人眼中的“跨越层层阻碍”的东西,还是在做这个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
 
  因为情义,对一个组织的情义。也可以说是责任吧。我想说的是,在华大在线,真的远远不止“新闻理想”这种个人的东西,她有情义在这里。很多人说,这种情义,或许就是你带给这个团队的,但我觉得不是,这应该是一群人的情义。也是我希望日后的每一届团队都可以拥有的东西。
 
  经历过9个人做网站的人员低谷,经历过创建新部门的辛酸艰苦,经历过内外部从未停止的质疑之声,风风雨雨,都是这些人陪伴左右。我感谢这些经历,带给华大在线和带给我的力量与坚强。
 
  也许我原本的大学生活应该更加丰富多彩一些;也许有人会问,你们的大学生活是不是只剩下“华大在线”?也许因为这个组织,有形无形地得罪了太多人;也许在外人眼中,你们永远做不到最好。但这些“也许”,在华大在线这个团队的情义里,统统不存在,因为当下、这里,就是最纯粹、最美好的。
 
  所以我愿意继续用我所有的爱,去教会更多自己人一些态度上的东西,这个关键就在于,影响力。只有我们每年都在做的事情,才能传承下去,成为传统,成为华大在线最精致、最拿的出手的东西。
 
  我必须承认,这一年来,华大在线跌跌撞撞,有起有落,全然因为这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我们也许还不够好,但这才是我想要的,我们希望让每一个人在这里发现自己、完善自己,甚至成就自己。我们13级在做的这件事,是铺路,是引导。所以这些质疑,我都认了,我要的不是赞美,就是这些意见,只有意见,最中肯最犀利到位的意见才会让我们越来越接近那个“理想”。
 
  感谢华大在线这个团队中的每一个人的陪伴,也感谢每一个华大在线读者的支持与质疑。
 
  (我知道自己好像说歪了,所以决定结尾了。)
 
  我永远不会质疑和动摇自己的“新闻理想”,更加不会放弃。
 
  未来的选择,我们也都无法预估,但我能做的,一直就是:及时行“乐”。现在,就是做好华大在线,带好下一批校园记者,没有别的。


    【精彩推荐】
    ·校园记者:与新闻理想的“一步之遥”
    ·话剧《恽代英》:一剧一人一奇迹
    ·校运会开幕式首次夜间举行 音舞诗画演绎体育艺术
    ·2015超级新声决赛夜:音为梦想 为爱而唱
    ·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军训,一场盛大的交响乐

      2015级的新生全都在军训这个舞台上用心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舞台的角色可能有主有次,却再无重要与

    • “会”览华大

      3月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在北京胜利闭幕。华大在线专题小组纵目文化千年,遥望乡村教育,近观媒体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