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记者手记】新闻理想是什么

时间:2015-11-12 16:53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吴依妮 编辑:徐佳晨 点击:
家里人都不希望我以后从事记者行业,太累,太危险了。每次我总会说,哪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不危险的啊。我妈妈总是有些无奈:“是是是,你说的对。”虽然我是这么回答的,可是未来是否要走上这条道路,却并不坚定。
文/吴依妮
 
  “你有新闻理想吗?”
 
  黑暗中有人反问道:“新闻理想是什么?”
 
  这是一直环绕在我脑海中的场景。上学期采访11级国考面试笔试第一的“学霸”葛向明时,他这样问我们:“你有新闻理想吗?”,他也曾当过校园记者。我们都愣住了,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记得一年以前,在田家炳大楼的记者团会议室里,桌子的一边坐着记者团的学长学姐们,另一边的我紧张地坐着自我介绍:“学长学姐们好,我叫吴依妮,来自新闻传播学院,我的第一志愿填报的便是新闻专业,后来我发现我是真的很喜欢新闻……”
 
  第一次校运会对赛程进行全程报道,在田径场上跟着运动员们奔跑,然后回到大本营写稿,写完后又紧接着跑回比赛场地。也是那一年,后知后觉地在采访中度过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记者节。也许我就是从那一刻喜欢上了奔跑的感觉,我想象着我是个专业的记者,“我们不是在报道新闻,就是在报道新闻的路上”,如果你没有当记者,你也许就体会不到这种快感。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外向的人,第一次单独出任务时,我采访了一个物院的学生,后来我们成为了朋友。后来他跟我说,第一次见到我,“还以为是个羞涩的学姐呢”。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逼着自己克服胆怯,去询问陌生人、校领导,我不敢说是“新闻理想”使我有了勇气,但在与新闻的接触中,我确实有了些改变。
 
  有一个我很崇拜的学长,他问我:“你们现在还会谈论新闻理想吗?”我摇了摇头。依稀记得开学那会,江院长讲着“记者是一个阳光的职业”,我们在军训训练场每天看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横幅,然而我们却从未聚在一起谈谈自己的新闻理想。
 
  “新闻理想”太大而虚了,无法给它下个定义。一年以后,我从一个见习记者成为一个记者,我再次问那个学长,他告诉我,他依然尊重“新闻理想”这个词。
 
  家里人都不希望我以后从事记者行业,太累,太危险了。每次我总会说,哪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不危险的啊。我妈妈总是有些无奈:“是是是,你说的对。”虽然我是这么回答的,可是未来是否要走上这条道路,却并不坚定。
 
  很多人在得知我是新闻专业的第一反应,都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我:“哇,好厉害啊”。选择新闻这条路或许需要很大的勇气吧。学长在这条路上做了很多事情,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听闻有个很牛的学姐说:“不被领导请去喝茶,那他的校园记者生涯就不会完整”。
 
  我其实很胆小,走一步看一步,走在这个不再谈论“新闻理想”的校园。感觉自己像老了一样,没有了年少狂妄,但又害怕自己成为一个冷冰冰的记者。
 
  如果不是因为师父,我想我现在也不会坐在校报的值班室写下这篇手记。现在已经快凌晨4点了,我身后的小伙伴写完稿子后倒头就睡,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师父昨晚帮我们改稿子改到很晚很晚,她刚才睡了一下让我们过半个小时后叫醒她,我们靠近了她后又有些不忍心,晓丽看着时间,问了我好多次要不要叫醒师父。等到那个点,师父自己醒了,伸了个懒腰后,又接着看稿子。
 
  因为记者身份,阴差阳错地认识一个校友,他说,你们那么努力!听到这句话时还是挺开心的,这是一种认同。周老师经常说,多跑些新闻,爱情就有了。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因为校园记者的身份,认识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听到了很多故事。我想,如果我能成为一个忠实的故事记录者,写好一个人的故事,我也会感到满足,或许这就是我的新闻理想?听起来似乎很可笑。
 
  那个学长凌晨给我发了信息:“我今天好像讲了些负能量的东西,依妮你还是要加油的,不管怎样都要做好手头上的事情。”心里一暖,是时候该承担起责任了,无论新闻理想是什么,相信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理解,即使它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但我们要记得,有那么一个词,值得我们去崇拜,去追求。


    【精彩推荐】
    ·校园记者:与新闻理想的“一步之遥”
    ·话剧《恽代英》:一剧一人一奇迹
    ·校运会开幕式首次夜间举行 音舞诗画演绎体育艺术
    ·2015超级新声决赛夜:音为梦想 为爱而唱
    ·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军训,一场盛大的交响乐

      2015级的新生全都在军训这个舞台上用心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舞台的角色可能有主有次,却再无重要与

    • “会”览华大

      3月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在北京胜利闭幕。华大在线专题小组纵目文化千年,遥望乡村教育,近观媒体百态